徒以有先生也 [一个先生两个徒]

  蒿山乡有一所中心小学,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下,是建于七十年代初的土木结构房。中心小学的老校长名叫朱金华,他教了三十多年的书,全乡五十岁以下的人有一半是他的学生。最令他感到自豪的是,他有两个学生,一个名叫高宝强,当了区纪委书记;另一个叫丁富材,当了乡里主管文教的副乡长。朱校长经常这样教育学生:“同学们呀!你们现在要好好学习,长大了才能像高宝强、丁富材一样当领导,为父老乡亲们办实事。”
  高宝强、丁富材成了学生们发奋读书的动力,可有些人对此却不以为然,有人跟朱校长开玩笑说:“朱老师呀,这高书记和丁副乡长虽说当了官,可也没见到给我们乡里办过什么实事呀!”朱校长听到这种话时总会笑笑说:“放心吧,真要有什么事儿呀,他俩绝对不会不管的。”
  这句话还真让朱校长说着了。去年九月,一场台风袭来,蒿山乡中心小学背后的山坡发生山体滑坡,泥石流将学校的后墙冲垮了,一名教师和几个学生受了伤。丁副乡长获悉后,到教委、财政局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,终于活动来了二百五十万元钱,打算重建校舍。可招标的时候,工程队却都不愿意接这个活,为啥?因为严格按计划施工的话,新校舍最低的造价也得三百万,谁愿意接这个赔钱的活儿呢?
  为了尽快将学校建起来,丁副乡长可是出了大力了,他说服了乡党委书记和乡长,在党委会议上力排众议,得到了乡财政二十万元的专项补贴。可还有三十万元的缺口怎么办?丁副乡长和朱校长同时想到了一个人――区纪委书记高宝强。
  丁副乡长和高书记是同班同学,关系非比寻常。要知道,高书记可是管官的官,开会的时候,高书记如果盯着某个官员多看了几眼,那人就会很不自在。如果让他出面向财政局或教委打个招呼,三十万元就有指望了。
  想到这儿,丁副乡长便约上朱校长,师生二人一起赶到了区里。高书记虽然很忙,但一听是老师来了,还是抽出时间接待。当他获悉两人的来意后,沉思了片刻说:“这样吧,我明天先找教委了解一下,这三十万我一定想办法解决。”
  高书记是个言出必行的人,没过几天就给朱校长打来了电话,询问了学校的具体情况,然后派人往学校账户上打了三十万元钱。
  钱凑齐了,乡里成立了“中心小学建设领导小组”,由丁副乡长任组长。丁副乡长提出由他的小舅子吴仁前来承包施工,他的理由有两条:第一,吴仁有施工资质证书,质量可以保证;第二,吴仁也是中心小学的学生,他对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既然丁副乡长提出了人选,条件又相对优惠,其他那些组员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。就这样,合同很快签好,施工队开始动工。
  开挖地基的时候,朱校长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工地,却吃了个闭门羹。看门的说,施工重地,谢绝参观。这下朱校长火了,自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,到工地看看都不行,这还讲不讲理了!可人家不买朱校长的账,死活不让进。朱校长无奈,便顺着工地的围墙转了过去,当他转到北面的时候,隔着护栏看到工人们正在浇筑立柱。朱校长只看了一眼,就都差点儿昏死过去……
  为什么?原来,那群工人浇筑用的不是钢筋,而是毛竹片!
  老天,这可是丧良心的豆腐渣工程呀!用毛竹片代替钢筋,五层楼的房子能牢固么,三百多名学生的安全如何保障?
  朱校长心里那个急呀!他跨上自行车,吱嘎吱嘎地直奔丁副乡长家。
  包工头吴仁正巧也正在丁副乡长家,见朱校长急匆匆地赶来,打趣地说了句:“朱老师呀,您这慌里慌张的,有什么火烧眉毛的事呀?”朱校长一见他就满肚子火,破口骂道:“呸!你不要叫我老师,我也没有你这种学生。”
  丁副乡长一见苗头不对,赶紧问:“朱老师,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呀?”
  朱校长气得直哆嗦,手指着吴仁说:“这个丧良心的东西,造学校竟用毛竹片代替钢筋,这种房子是要出大事的!”
  “什么?”丁副乡长也大吃了一惊,他铁青着脸,转头问吴仁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当着朱校长的面,你给我说清楚!”
  吴仁打着哈哈说:“姐夫,你放心,房子的地基都是好钢筋,就是立柱上凑了几根毛竹片,质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”
  “狗屁!”朱校长气得浑身发抖。用毛竹片当钢筋,还厚颜无耻地说质量没问题,他见过缺德的人,但却没见过缺德到这分上的。朱校长的声音简直是在咆哮:“那房子必须拆掉重建,不然,我就去区里找高书记告你!”
  一提到高书记,丁副乡长怔了。吴仁猛抽了一口烟,叹了口气对朱校长说:“朱老师,我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帮高书记一把。”
  “吴仁!你……”丁副乡长急了,可欲言又止。
  “姐夫,你就别瞒朱老师了,他又不是外人。”吴仁说着转向朱校长,“朱老师,我跟您说实话吧!用毛竹片代替钢材,其实都是为了高书记。”
  “什么?”吴仁的话让朱校长一下子懵了。
  原来,高书记的女儿去年得了白血病。高书记的妻子当年生女儿时难产去世了,高书记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,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到十五岁,不容易呀。他把女儿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,可这病是个无底洞呀!“今年孩子要做骨髓移植,需要三十多万费用,作为同学,我想帮高书记一把。”吴仁一脸无辜。
  朱校长看看丁副乡长,丁副乡长叹了口气。吴仁说的没错,高书记的女儿确实得了病,高书记也确实需要钱。
  “除了用毛竹片替代钢筋,我想不出别的办法。”吴仁坐在沙发委屈地说,屋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沉闷。
  朱校长站了起来,临出门时声音嘶哑地说了句:“明天,我去区里找高书记。”
  丁副乡长一听这话急了,他一把拉住朱校长说:“朱老师,明天是星期六,高书记肯定在医院。您去找他可以,不过,毛竹片的事儿您可千万不能说,他女儿的事对他打击实在太大了。只要您不说,高书记不知道,以后万一出什么事,也是不知者不罪,他大不了换个地方接着当领导。可如果说了,性质就变了,那样,他女儿就完了,高书记也完了。”
  朱校长没说什么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丁副乡长家的,回家后他连晚饭也没吃。那一夜,他思绪万千,脑海中浮现出高宝强小时候光着脚丫子、拎着毛竹筒饭盒上学的情景……
  天一亮,朱校长就起了床,来到乡政府门口的车站,挤上了第一班去区里的公交车。
  朱校长来到医院,他打听着找到了高书记女儿的病房,刚想进去,却从门缝中看到了丁副乡长和吴仁,他们把一大捆钱放到了高书记面前……
  朱校长脑袋“轰”的一下,转身就回了家。那天晚上,平时滴酒不沾的他破例买了一瓶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,咕咚咕咚灌了下去。他醉得一塌糊涂,醉里,他哭着骂:“你们算什么干部呀!我们一直以有你们两个学生为荣,可是你们,全是一群丧良心的狼崽子……”
  第二天早上十点,朱校长才醒过来,他的头还在隐隐地作痛,手机响了,是乡里的王书记打来的,他让朱校长赶快去一趟。朱校长不敢怠慢,骑上自行车就赶到乡里。
  乡政府大院里停了好几辆车,有教委的,有建设局质检科的,还有一辆,正是纪委高书记的车。王书记刚好从会议室里走出来,他一看到朱校长,就招呼他进了会议室。
  高书记在会议室的主位上坐着,脸上不怒自威。而那个丁副乡长,则耷拉着脑袋。见朱校长到了,高书记清了清嗓门说:“同志们,今天是星期天,我本应该在医院陪着女儿,可我却来到了这里,为什么呢?因为昨天丁副乡长和吴仁给我送来十万块钱,说是给我女儿治病的。拿着那钱,我感觉有问题,问题出在哪儿呢?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新校舍。所以,我把大家找来,咱们到施工现场去实地考察一下。”
  说查就查,一行人来到了工地,那墙面和立柱已经被水泥粉刷得平平的,丝毫看不出破绽。建设局质检科的工作人员用一根小铁棍对着墙面敲了几下,只听噗的一声,墙面竟破了个洞!原来,这墙砖根本不是国标蜂窝砖,而是小作坊土制的水泥空心砖。立柱里的毛竹片也很快被查了出来,一个豆腐渣工程曝光了。质检人员在检查结束后,心有余悸地说:“好险!我干质检这么多年,从没见过这么烂的工程,孩子们如果在这样的校舍里上课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  豆腐渣工程被铲车铲平了,乡里研究决定,由朱校长接替丁副乡长,担任工程质量检查小组组长,重新招标。在招标会上,王书记向大家通报了丁副乡长违规的情况。
  原来,吴仁的建筑公司因经营不善,亏损严重,丁副乡长一直想拉小舅子一把。恰巧,学校要重建,他便积极向区教委和财政局争取资金。为了让吴仁能赚更多的钱,他还去找了高书记。在招标时,吴仁在丁副乡长的授意下,找到了另外几个包工头,每人给了一万元的好处费,统一了标底,这样才使得工程顺利地落入了吴仁的手中。朱校长发现问题后,去找丁富材,吴仁便把此事往高书记身上一推,原以为高书记这么大的官,朱校长肯定不会再说什么,可哪知道朱校长竟要去找高书记。这下俩人急了,便赶在朱校长前面,送去十万元想贿赂高书记……
  让朱校长没想到的是,高书记给学校账上划拨的三十万元钱,其实并不是财政拨款,而是他女儿媛媛治病的钱。原来,媛媛得病后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,眼看女儿的病情一天天恶化,高书记心急如焚。那天,媛媛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了蒿山乡中心小学被泥石流冲垮的情景,善良的媛媛哭了。她恳求高书记说:“爸爸,我知道自己的病治不好了,您也别再浪费钱了,我请您将我的手术费捐给那些小朋友们建学校吧,这样我在天堂也会感到快乐的。”
  高书记的心都碎了,不到最后关头,他是不会放弃女儿的,可医生告诉高书记,如果还找不到合适的骨髓,媛媛最多只剩下半年的寿命。媛媛每天都问他:“钱捐了吗,那些小朋友的新学校建好了吗?”高书记不想违背女儿最后的心愿,恰巧朱校长与丁富材来找他,于是,他含着泪将这钱捐给了蒿山乡中心小学。
  朱校长不禁老泪纵横,多么善良的孩子呀,多么正直的纪委书记呀!自己咋越老越糊涂,还差点冤枉了高书记。朱校长坐不住了,他擦了擦了眼泪,骑上自行车在各村各庄挨家挨户地走访着……
  第二天,区人民医院一下子涌进了上百人,他们全都是来为媛媛做骨髓配型的,领头的就是朱校长。
  高书记闻讯赶来,他看到这副场景,眼泪夺眶而出,他握着朱校长的手说:“朱老师,您这么做,学生怎么承担得起?”
  朱校长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学生,掷地有声地说了句:“宝强,‘人在做,天在看’,我们百姓心中有杆秤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