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素贞断桥结良缘打一成语 因祸得福结良缘

  从前,有个姑娘姓柳名含春,年方一十六岁,长得唇红齿白,婀娜多姿,仪态万方。柳含春出生在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里,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,琴棋书画,作诗填词无不精通。   这天上午,春光明媚,桃花飘香。吃过早饭,柳含春在丫环的陪同下,来到村外的寺院里烧香拜佛。寺院里有一位少年和尚,名叫竺月华。竺月华本是个读书人,几次科举考试都名落孙山,一赌气落发当了和尚。柳含春跪在佛祖像面前烧香叩头时,六根未净的竺月华正坐在佛祖像旁边敲木鱼。他见眼前这位姑娘身材娇好,面若桃花,顿生爱慕之情。他想向姑娘表达,又苦于无法开口。正在这时,就听姑娘口中念道:“愿佛祖保佑我们柳家老少平安无事……”竺月华心头一喜,原来这位姑娘姓柳。他略一思索,即以“柳”字为题,填词一首,轻声吟道:“江南柳,嫩绿未成荫,攀折尚怜枝叶子,黄鹂飞上力难禁。留取待春深。”深谙辞赋的柳含春听了小和尚的轻薄之词,羞得粉脸通红。心想,这个臭和尚怎能如此无礼,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于我?她愤怒异常却又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小和尚论理,只好起身低着头拂袖而去。
  回到家里之后,柳含春越想越气,遂哭着将此事告诉了父亲。父亲听罢怒发冲冠,立即将小和尚竺月华告到了县衙。事有凑巧,县令方大人也是个诗词迷。他看了柳含春之父的状纸后,立即命人前去捉拿小和尚竺月华,同时命人用竹子编了一只笼子。竺月华被带到公堂,方县令命人将竺月华装进竹笼后说:“竺月华,你作为佛门弟子,理应一心向佛,可你凡心未改,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作词调戏良家女子。本县依照有关法律,将你装在竹笼里,沉入江中,以惩戒他人。在你临死之前,本县也以你的姓氏‘竺’字为题,送你一首词。”说罢,他大声吟道:“江南竹,巧匠结成笼,好与吾师藏法体,碧波深处伴蛟龙。方知色是空。”
  竺月华一听,知到方县令说他触犯了色戒,今天难免一死,遂哀求说:“只怪我凡心不净,在姑娘面前胡言乱语。老爷要处死我,我死而无怨,只是请大老爷开恩,允许我临死之前再填一词。”方县令正想当堂考考竺月华的才能,遂非常爽快地说道:“好呀,你若能当堂填一首令本县满意的词来,可饶你不死。”竺月华说:“谢老爷。”说罢,他略一沉思,随口吟道:“江南月,如镜也如钩。明镜不临红粉面,如钩不展翠帏羞。空自照东流。”
  “哈哈……妙哉,妙哉!”方县令听罢大笑不已。这竺月华不仅多才,而且多情,不由动了恻隐之心,对当堂宣布道:“佛门弟子竺月华因爱慕柳含春而犯了色戒,本县念其初犯,又没有作出越轨之事,故做主让竺月华蓄发还俗,娶柳含春为妻。不知你们意下如何?”竺月华死里逃生,自然是喜出望外,感谢不已。柳含春和父亲见竺月华才思敏捷,一表人才,又有县老爷作媒,岂有不肯答应之理?
  竺月华因祸得福,与柳含春喜结良缘,一时在当地传为佳话。